警用装备

来源:http://www.zhongyongchan.com 作者:情感专区 人气:83 发布时间:2019-10-13
摘要:手铐这铮亮铮亮的家伙整日摆着冷峻的面孔如同刚刮了胡子的脸透彻出来的青光能够划破黑夜这钢筋铁骨的家伙法官一般铁面无私面对罪恶从不手软可以锁住罪恶的手可以铐住罪恶的灵

手铐这铮亮铮亮的家伙整日摆着冷峻的面孔如同刚刮了胡子的脸透彻出来的青光能够划破黑夜这钢筋铁骨的家伙法官一般铁面无私面对罪恶从不手软可以锁住罪恶的手可以铐住罪恶的灵魂警棍那些在蓝空里划过的声音那些与岁月撞击过的声音那些横劈截挡击打的声音汇成青黛色的风暴罪恶瞬间举手投降很多时候他默默地静卧于腰间 随时等待出征警用手电必须每天擦拭正如整理警容警姿那些青黛色的皮肤和警服一样的颜色他是我的战友兄弟在平平仄仄的夜里照亮高低不平的路或者那些深处的巷那些巷里的黑暗警用手电探照得清清楚楚提醒我时刻保持战斗的姿势枪经历过刀光剑影洞穿过战火消烟那张青黛色的脸露出来的丝丝青光也可以让罪恶退而却步直爽得如北方的汉子只要听到出征的号角总会勇往直前和我的警营兄弟一样有钢铁般的意志无坚不摧的精神警用水壶在这个盛产雪碧澄汁的年代我用你盛装水质的物品沸腾的开水 清澈的山泉水或者屋顶上滴落下来的檐水偶尔也盛装一些酽酽的茶水还有母亲酿造的醇醇米酒作为一种简陋的警用器皿你不仅清润我干渴的嘴唇你还是我骨肉相连的兄弟无论是在维稳处突的现场还是巡逻伏击抓捕的路上你都一路无言 日夜伴我承受日晒和雨淋抵御风霜或寒夜甚至有时候的血雨腥风有时候的风云雷电沉稳内敛平稳的气质使我忘却世间上的浮躁心灵也变得纯洁清澈而祟高警用腰带厚实 坚硬 纯净比名贵腰带有更深厚的内涵象极了警营兄弟的性格日日泛起黛青色的光芒令黑暗隐去让罪恶止步这是我质朴无语的兄弟扎上他就有一份厚重在身上一份责任在肩上一份担当在心头一份豪情在路上扎上他 可以束紧私欲澎涨的欲望 可以扎牢浮躁的灵魂惩恶扬善的征程中所向披麾警用盾牌抗打 顽强 坚韧总是站在危险的最前沿盾牌的这种品质和性格总是让我肃然起敬我无法数清盾牌受过的苦难每当暴力集结的时候盾牌总是以方阵的形象出现义无反顾勇往直前铲 截 挡 扑 扫盾牌结成的同盟在蓝空里划过的痕迹是一幅大意写生画恢弘而且排山倒海正义的力量无所不在我愿意是盾牌的一份子用身体挡住凶残和罪恶警服咖啡馆里的人们嘲笑着警服的单薄他们不知道生命之外有一种青黛色的东西那是青春的颜色日月焕发着光芒或许因为城市的浮躁或许因为纸币的诱惑穿青黛色服装的汉子有蓬勃的天空和内涵既便一次次被流言击中既便一次次被子弹击穿既便一次次倒在抓捕的途中警服也是不放弃的情人青黛色的植被根植在我的灵魂装点着我的行装成为脉管里汩汩流淌的河床

“通过你的剑我可以一清二楚地知道你的过去,还有被关在剑里面的许多灵魂及他们的过去,他们的过错以及他们的堕落和挡不掉的诱惑。但我无能为力,我只是被关在厚厚的冰层当中的老铁匠,只能在那与世隔绝的世界里看着时间无情地流去,你的兄弟?缠住他的不是什么剑或者铠甲,而是你!所以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你死掉。哈哈……” “那是唯一的方法吗?” 波里斯并没有笑,很真诚地反问,正在恶语伤人的铁匠稍微停了片刻说: “啊哈!你真的有心那么做么,为了兄弟可以抛弃生命?” 就在那一刹那许许多多动人心弦的场面出现在眼前,奈武普利温、伊索蕾、还有其他的人、许许多多的喜怒哀乐、埋在心底的珍贵的回忆,过去的四年又是谁赐给他呢?就在碧翠湖畔耶夫南本可以像波里斯那样一个人逃掉,如果那样耶夫南肯定能活下来,但他不然,就在后一刻为弟弟留下了生的机会,而自己抛弃了生命。波里斯又想起奈武普利温和伊索蕾,他们生前是波里斯最亲近的人。 从回忆中苏醒过来的波里斯毫无犹豫的回答: “如果是那样,我会的!” 突然冰洞像被锤子重重地击了一下似的,开始嗡嗡巨响。波里斯忍不住捂住了耳朵,巨响绕着冰层回响了几圈,铁匠处的冰层被粉碎,出现了一个通道,那冰层的厚度有三、四米左右。 “可笑的家伙,你的意思是对这个世界没有留恋,但我见多了口是心非的人,只不过都是瞬间的虚张声势。所以你得证明给我看。” 没有了回响,那声音仿佛就在身边,粉碎的冰开始融化,散发出泥土潮湿的味道,味道越来越近了,通过冰层似乎有什么东西走过来。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高个子老人,他的皮肤很特别,像用冰泥塑造的泥人。和通过冰层所看到的截然不同,老人是一个巨人,不仅个子高,身体的所有部分都比普通人大两倍。 “让我仔细看看你的脸。” 老人的脸冻成青灰色,找不到正常人的温馨和仁慈,是一个毛骨悚然的面相。冷酷的眼珠子根本找不到一丁点的慈悲感,耷拉到太阳**的眉毛结满了霜花。 过了片刻老人突然怒喊: “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还没干乳臭味的十五岁的小子,竟然为了别人舍去自己的生命?真是胆大包天,但我从来没见过有人对自己的吹牛负责任。你别以为因为你的年纪小我就照顾你,你看好了,你在哪里,看看我是谁。” 又开始响嗡嗡的巨响,波里斯想用手捂住耳朵,突然想到,这不是铁匠铺里用锤子打砧子的声音吗?老人分明说过自己是铁匠,是他自己制作了“冬霜剑”,那么他用的是什么样的火,用的是什么样的什么铁呢?那么制作那些东西的砧子又在哪里呢?” “把你带到这里的那个人是在他的世界里最强大的半神,所以连他都不能强迫你到我这里来拿冰剑,我的冰洞不属于任何世界,也不属于任何力量。从一踏进这里的一瞬间开始你们的生命已经属于我,我可以让你死去或者活下来,也可以让你求死不得求生不能,我已经把无数的生命弄成那样了。” 不光是内容,连老人的声音都充满了阴森森的感觉,如果换了别人肯定魂飞魄散,波里斯也在这令人心寒的声音中不知不觉颤抖了身体,波里斯不知道,如果刚才自己所说的话中有半丁点的假话的话,那么他早就被老人的魔力压倒。 虽然如此,他还是进退两难,他的脚被锁在那里似的一点都不能动弹。波里斯强忍了恐惧,望了老人的眼睛,他的眼珠子如同他的皮肤色也是灰色的,不仅如此,看着老人的波里斯的眼睛也变成了灰色的。 “就像您所说,如果我把生命交给你,我的兄弟真的能从痛苦中摆脱出来吗?但请不要使用半生半死的方法,如果确实是那样我宁愿死去。” 正在这个时候,“冬霜剑”的存在突然出现在波里斯的脑海中,他只是一动不动的站着,但剑的强烈的光芒一下子淹没了他的精神。他努力想摆脱这种感觉,但无法摆脱掉,他的眼皮在颤抖,他的视力很正常,但他什么都看不见。 似乎有什么东西跟他悄悄地说话: “你以为你的生命属于你吗?” “你的生命已经开始属于我。” 波里斯睁大了眼睛,他知道这个声音,在那个快成废墟的小岛上,遇见怪物之前,这个声音曾经执拗地诱惑过他。 “如果真的那样,就拿起你的剑,自刎。” “不可能做到的。” 他疯狂地催促他,波里斯不知不觉地抓住“冬霜剑”,拔起剑,不知道为什么,是因为决心要死,还是在为了反抗那个声音? 这时候耳边想起了,非常熟悉的话语。 “既然我已经选择了你,你就不能死去。” “不能死。” “不能死。” “喝了我的血,永远活下去。” “永远活下去。” “永远活下去。” “受洗礼者,摆脱所有的罪恶,重新得到自由。” “摆脱所有的罪恶,重新得到自由。” “摆脱所有的罪恶,重新得到自由。” 握在手中的“冬霜剑”开始颤抖,并不是因为他的手颤抖,波里斯好不容易睁开了眼睛,前面只有一把剑。是一把普普通通的白剑,没有光芒,也没有神气的力量。

惊人的灵力波动自那天空之上爆发开来,那种可怕攻势所造成的灵力威压,仿佛令得这片区域的空气都是凝固了下来,广场周围那一道道人影也是面色格外的震动。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他们竟然施展出了三道小神术!”

有人骇然出声,这里的人都非常清楚神术的强大,因为一般说来,那是至尊强者的手段,每一种神术,都拥有着强大的威力,远远的超越那些所谓的上品神诀,当然,神术也格外的稀罕,想要获得并不容易,而一旦获得的人,都会作为压箱底的底牌,关键时刻,绝对能够取到逆转局面的神效。

所以,当他们见到血天都,王钟他们竟然同时间施展出了三道小神术时,方才会如此的震动。

这血天都他们,摆明了是要迅速的打败洛璃与温清璇。

“不过为什么他们所施展的小神术,有些相似的波动...”众人中也不乏眼力毒辣之人,立即便是看出了三人所施展的小神术似乎有些同源的波动,当即疑惑的道。

武盈盈以及四海灵院的人倒是没什么疑惑,他们知道,这种小神术,必然是血天都他们从木神碑中所获得, 因为在获得木神碑的时候,他们同样也是获得了一道源自木神殿的小神术修炼之法,这种等级的小神术对于他们而言同样是绝大的助力,毕竟神术是至尊强者方才能够染指的境界,虽说他们只能够勉强的施展,无法将其威力真正的施展出来,但神术毕竟是神术,那是一种特殊的领域,所以拥有着小神术的人,也足以轻易的击败同等级的高手。

洛璃与温清璇此时正被那三座木神卫以及八座战偶的疯狂攻势拖住,两女也是察觉到了那凝聚而起的强悍攻势,当即美目都是微微一凝, 她们眼下的情况并不算太好。若是单打独斗的话,她们足以碾压对方任何一人,即便是血天都,如果当洛璃与温清璇真是确定要彻底出手的话。就连他也是无法阻拦。

可眼下毕竟不是什么公平交手,对方阵容强悍,而且也都不是省油的灯,虽说她们也有着一座木神卫在帮忙,但依旧算是有点势单力薄。

“这个慢吞吞的家伙还没好吗?惹急了我。可什么都不会给他留了!”

温清璇柳眉微竖,紧咬着银牙,看了一眼后方,那里的牧尘,依旧还静静的凌空盘坐,只是在其周身,已是有了一座巨大无比的灵阵,逐渐的成形,但显然,灵阵还并没有彻底的构建完成。

“轰!”

巨声突然的响彻。不远处的血天都三人,手印之中,突然爆发出了耀眼青光。

青光冲天而起,几乎弥漫了这一片天地,所有人都是抬头望去,眼神震动。

在那血天都三人的上方,磅礴如海般的灵力汇聚而来,这些灵力偏向碧绿色彩,其中仿佛蕴含着勃勃生机,只是在那其下。也是暗藏着锋锐的凌厉,犹如轻薄的树叶,飘落时动人,然而疾掠时。却是犹如刀锋。

嘭!

灵力震荡间,只见得一座约莫数百丈庞大的青色山岳,山岳之上,布满着苍老的树纹,犹如是一座树山一般,而此时它直接掠出。瞬间便是出现在了洛璃与温清璇头顶上空,那种阴影,直接是将她们笼罩,然后狠狠的镇压而下。

砰砰砰!

空气疯狂的爆炸,那一道道无形的空气炮呼啸而下,竟是将下方的大地都是轰出了一个个深深的坑洞。

“吼!”

青光弥漫,仿佛是化为了一条巨大的龙柱,其身笔直,那顶端位置,更是龙首之形,咆哮之中,有着惊人的声波传出来,犹如是能够撞破万物。

咻!

一条将近千丈的青木藤也是呼啸而过,它则是犹如一条看不见尽头的巨蟒,蜿蜒盘踞间,令人无法摸透它的攻击方向,而一旦被它缠绕上,就算是踏入了一重神魄难的高手,都将会难以挣脱。

三道惊人的攻势,以上中下的范围,直逼洛璃与温清璇而去,而在这种攻势下,她们根本没有丝毫的退路。

所有人都是看得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洛璃与温清璇美目也是在此时碰触在了一起,两女的眼神,都是有些冷。

“我防,你攻!”

温清璇轻喝道,她知道洛璃实力远不止表面上这些,而且她手持洛神剑,那是货真价实的神器,并且还不是普通的神器,只不过眼下这神器似乎处于封印之中,但即便如此,洛璃的攻击力,也会极为的强悍。

“好。”洛璃螓首一点。

温清璇玉手松开战枪,金光灵力席卷而出,纤细双手闪电般的结出一道道印法,而后只听得一声清澈嘹亮的凤鸣之声,只见得一对约莫百丈庞大的金光凤翼,陡然自温清璇体内伸展开来,双翼合拢,犹如金色盾牌,护在前方。

轰轰!

那三座木神卫以及八座战偶疯狂的攻击在金色翼翅上,将其轰得不断的震动,但一时间却是无法突破。

在温清璇阻拦下了木神卫时,洛璃玉足一点,娇躯掠上牧尘那一座木神卫头顶之上,玉手之中的洛神剑,在此时爆发出了极端刺眼的剑光,她双手紧握剑柄,玉臂高举,衣袖滑落,露出一截雪白纤细的皓腕,那一抹雪白,甚至比剑光还要令人移不开眼睛。

而洛璃的俏脸,也是在此时变得凝重了一些,她贝齿轻咬红唇,下一霎,琉璃眸子中,一抹凌厉剑光陡然闪过。

她手中的洛神剑,猛的挥斩而下,少女那清澈冰冷的声音,也是在这天地间响彻开来。

“洛神剑诀,一剑斩洛水!”

唰!

一剑落下,只见得那原本刺目耀眼的剑光突然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压缩,最后化为不过丈许左右,凝聚在剑尖之处,最后嗤一声,暴掠而出。

前方的空间,直接是在此时被撕裂。出现了一道幽黑的痕迹。

那一道丈许左右的剑气,悄无声息的掠过,它的速度快得无法形容,就算是血天都他们这种实力的人。都仅仅只能见到光芒一闪,再然后,他们浑身皮肤陡然发寒。

嗤啦!

剑光掠过天际。

那原本镇压而下的一座碧绿树山,陡然凝固,然后所有人便是见到。一道缝隙,从那山体之中浮现,最后轰隆一声,树山一分为二,断裂处,光滑如镜。

吼!

那一条龙形木桩也是在此时发出了咆哮,青光弥漫间,同样被一分为二。

咔嚓咔嚓!

看不见尽头的青色木藤,则是在一片咔嚓声中,化为一截截的木藤。最后爆裂成漫天光点。

王钟,墨鱼等人满脸骇色。

血天都眼神也是有些阴沉,不过却并没有如同王钟他们那般惊骇,他袖袍一挥,只见得血红灵力席卷而出,在前方形成了血河屏障。

砰!

血红屏障突然发出巨声,仿佛被切断了一般,然后一道光亮冲过血河,最后在距离血天都三人尚还有十丈距离时,彻底的消散而去。

天空上狂暴无匹的灵力波动。悄然的消失。

所有人都是悄悄的咽了一口唾沫,眼神有些惊骇的望着远处那一道纤细的少女身影,这由血天都三人所施展的小神术,竟然被她一个人就全部的阻挡了下来?

“该死的!”

王钟咬牙切齿。又是有些心惊,他们这种攻势,就算是一位踏入了一重神魄难的高手都只能逃避,眼前这洛璃,也不过才灵力难的实力,怎么会这么恐怖?

“她可没那么容易对付。”血天都淡漠的道。

“那该怎么办?”王钟忍不住的问道。他们已经不能再继续拖下去了,因为那后方,牧尘所布置的灵阵已经开始完整,从那里,他们感觉到了极端可怕的危险,如果他们再不能打败洛璃两女,并且将牧尘阻拦下来,那他们的处境也极为的不妙。

“自爆木神卫。”血天都眼中掠过一抹凶狠之色,冷声道。

王钟与墨鱼都是一呆,旋即眼中有着浓浓的心疼浮现出来,那可是堪比一重神魄难实力的木神卫啊,竟然拿去自爆?这得多败家啊!

“如果不想这么做的话,那就赶紧逃吧。”血天都冷笑道。

王钟与墨鱼他们对视一眼,旋即都是猛的一咬牙,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说什么都不可能放弃,牧尘他们身上宝贝可是不少,若是将他们打败了,想要那战利品也足以弥补他们的损失了。

“干了!”

他们两人狠狠的道。

轰!

三座木神卫在此时再度暴射而出,不过这一次,它们那庞大的身躯上,突然有着光纹浮现,那些光纹弥漫了它们的身躯,光芒散发间,有着一股极为狂暴的灵力波动席卷而开,犹如火山爆发。

所有人的面色都是在此时剧变。

“这三个疯子,竟然要自爆木神卫?!”有人惊恐的失声道。

那可是堪比一重神魄难的木神卫啊,如果自爆,那种威力,将会有多惊人?

洛璃与温清璇俏脸也是在此时微微一变,如果在寻常时候,面对着这种疯狂之举,她们直接闪避就好了,可现在身后便是牧尘,一旦她们退开,牧尘的计划也会瞬间失败...

洛璃玉手忍不住的紧握了洛神剑,玉手上,有着细微的青色血脉浮现。

“混蛋,不管了,我来对付他们!”温清璇一咬银牙,这种时候已经没时间再等了,虽然她也不太想暴露自己的一些底牌,但这种时候,已经没选择了。

“等等。”

不过在她忍不住的时候,洛璃突然伸出玉手拦住了她。

因为在此时,那后方凌空盘坐的牧尘,终于是睁开了双目。(未完待续。)

本文由优盈彩票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警用装备

关键词:

上一篇:你要幸福优盈彩票

下一篇:短诗一组

频道精选

最火资讯